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一

  「哦,啊,好长,啊,啊,操我,干我,老公妳好棒,嗯,嗯」程清茗像狗
一样趴在沙发上,被X市某富豪摁在身下草弄着的同时,嘴裏淫蕩的话语不停
「我最,爱,啊,好深,最,最爱被哥哥,哥哥草了,哥哥的鸡巴,插,插死我
了。」

  「宝贝,我要射了,呼,真他妈紧」那胖的一坨的富豪压在程清茗身上,开
始狠命地抽插起来:「呼,呼,操妳妈的臭婊子,他妈给我叫,喜不喜欢我的大
吊,嗯?」

  「啪」富豪的大手用力拍在程清茗那被包裹着白色丝袜的翘臀上「啪啪」那
富豪还更这节奏敲起了鼓点。

  「痛,痛啊,哥哥,哥哥妳打得我好痛,啊啊,好爽啊,打死我,哦,我就
是贱,喜欢被老公打死啊!」程清茗也快高潮了,话也说不清楚了,脑子裏全是
高潮的刺激与快乐。

  那富豪下身快速抽动,衹见程清茗双眼翻白,嘴中香涎横流,四肢不时抽动,
两衹白丝小脚努力缩成一团:「咿呀呀呀啊啊啊啊!」程清茗下体涕泗横流;粉
嫩的阴唇下,嫩红的阴道口因刚才的运动喂喂张开就像大声去诉说刚才的快感一
般。

  长长弯弯的睫毛和豪华套房的窗帘一同微微抖动,雪白滑嫩的乳房与她的人
生一样起起伏伏,光洁平坦的小腹就像她大肆挥霍后的钱包一样尽力收缩。

  阴道中的精子流出来时,程清茗听到了房间外係皮带的声音。

  轻轻叹了一口气,程清茗知道她已经回不去了,她在命运这样的安排下,回
不去了。

  「妳一会退了房自己回去吧,我等下有个会议。」那富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象征着一笔交易的完成。

  「嗯,妳去吧。」程清茗用一种连自己都觉得恶心的甜蜜的声音回答道。

  这是程清茗和她的「同事」合租的房子。精装修,装潢大气,色调清新,仿
佛能掩盖身体的汙浊;复式小楼,远远不止三百平米,即使这样,空出的房间也
无法装下她们心中的寂寞;价格昂贵,看着每月支付的账款,才能让程清茗感觉
到赚钱的意义所在。

  「那胖猪虽然鸡巴不大,好歹走心得干,话说,妳昨天玩爽了吧?真羡慕妳
那脸蛋啊。」丁蕊坐在沙发上涂着指甲油,看到程清茗回来了便问道「这种省力
又舒服的差事,可真让人羡慕啊。」

  「小丁丁妳是不是皮又痒了?连妳姐也敢调侃了?」白了丁蕊一眼:「妳每
天差事不轻鬆省力舒服?还羡慕我?」

  那丁蕊卖相同样诱人,鹅蛋脸,空气刘海挡住前额,下面的眉眼透露出的不
是风尘女子的媚俗,而是少女的清纯甜美。再加上年龄小,21岁的年纪可是一
朵女人花最娇嫩的时候。

  于是她让那些不惑之年或是更年长的有钱人慾罢不能,而她的日程更是排得
满满当当,东城跑完跑西城,P区跑完跑J区。当然,不是她自己上门服务,那
多掉价,自有人开车接送。不然,怎麽能称之为轻鬆又舒服的事呢?

  「程姐,妳帮我顶替一单生意如何?」丁蕊微微撅起小嘴,卖萌一样地说
「以前我接过一单,那男的超级凶的,这次他又联係我 」「那妳为什麽不去
啊?他能吃了妳啊?」

  「说不定还真吃了呢!他是个SM爱好者,上次打得我好痛!」「那妳姐就
不痛麽?妳自己摊上的事儿自己解决啊,谁叫妳衹挑价高的,不想想妳的小身体
能不能扛得住!」

  「对,对,对,姐姐说的都对,我以后不会这样了,这次就帮我一下呗。好
嘛,我的亲亲程程姐!」

  扶了扶光洁的额头,程清茗无奈地说:「那人出多少钱,要求了哪些项目?」

  「额 好像有性虐,不过对方说不会有永久性损伤,其他的不太记得了。

  而且价格非常高的,我一分不要,我也知道妳母亲的情况,最近情况也不太
好,多拿些钱也不是坏事。「

  程清茗知道,母亲的病情更严重了,钱又一次成为了大难题。

  「妳这话倒是说得冠冕堂皇,好吧,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沈吟片刻,程
清茗还是点了头。

  「嗯嗯,我保证!」丁蕊的眉眼弯弯的,眼裏全是喜悦。

  第二天,程清茗将微微弯曲的头发随意地搭在肩上,甩了甩头,看着镜子裏
的美人,程清茗知道,工作又开始了。

  脱下米黄色的睡袍,镜子中白嫩的胴体反射出诱人的光辉,胸前波涛汹涌,
两点樱红映出少女的娇羞。再往下,是平滑的小腹,最终那白色的皮肤隐于丝丝
暗影。

  那神秘岛中或许有着珍贵的宝藏,但都被两条笔直,修长,白嫩的大腿所遮
蔽,绕是如此,那一抹曲线柔和的白光扔射人心魄。

  两衹小脚滑嫩,小巧。晶莹的脚趾上涂着粉蓝色的指甲油。穿高跟鞋并未使
这对秀美有略微变形,让人流连。

  穿上蕾丝边的黑色文胸,两衹圆满衹见挤出一道诱人的沟壑。

  然后就是一条配套的蕾丝丁字裤,那细细的丝线未能完全掩盖那私藏的森林
却慾盖弥彰,慾拒还迎。

  然后是一件浅棕色的格子衬衫,掩盖了胸前春光,仅仅露出那美颈的光滑细
腻。

  套上一衹黑色厚丝袜,然后细细抹平其间褶皱,两条修长的美腿显得愈发诱
人。

  做好这些,程清茗坐在化妆台前,认真的化了一个淡妆,选了自然的唇色,
粉嫩的小脸俞显纯美。

  除了妆容,穿着也十分重要。

  一条七分的卡其色裤子让整个人看上去精干活力。配上粗跟的黑色小皮鞋,
清新靓丽,没有过分妖艳,没有靓丽的色彩,有的是绵长的惊艳和回味最后套上
一件及膝的卡其色呢子外套,围上一条身红色花纹的棕色围巾,再戴上一顶红色
的针织帽。戴上一副太阳镜,提上包包,走出了门去。

  程清茗知道,见面时的穿着,是她对生活最后的反抗了。

  一下楼,程清茗就看到了那辆在楼下停了好久的宾利。

  一个西装男走了过来,礼貌地问:「请问是程小姐?少爷恭候多时。请上车。」

  程清茗知道从现在起,这身体便不再属于自己,于是点点头,坐进车子。

             城郊某处私人别墅

  宏伟,奢华,一看就知其所有者所掌控的巨大财富。

  「程小姐,到了。请下车。」那名男青年打开车门,对程清茗说「少爷在别
墅裏等您。」

  程清茗点点头,不卑不亢地说:「好的,谢谢。」然后,程清茗下了轿车。
环顾四周,惊叹之余,抬脚向别墅大门走去。

  门被佣人打开,程清茗走进别墅大门,又一次惊叹不已。这绝对是她所见过
的有钱人中,最有艺术品味的了——不论是花园布置还是室内装潢。

  「想必这位便是模特界赫赫有名的程小姐了吧?」一个平淡的男声响起,程
清茗抬头便望到了正从二楼往下走的那个男人。绝对不算丑,甚至有一点帅。肌
肉发达,留着连鬓。

  「过誉了。我连小有名气都谈不上何来赫赫有名?」自嘲地笑笑,程清茗说
「这次您叫我来是?」

  那男子笑笑,其实也无非是牵牵嘴角,道:「程小姐别着急,于某性情慢热,
请多多包涵啊。」

  「于先生您客气了,是我性急了。」

  程清茗的心一下缩成一团,她想起来了,眼前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X市
有名的企业家,慈善家于跃。现在他越是言语恭敬,一会可能越出手狠辣,笑面
虎绝不是图有其名。

  在程清茗装模作样地用过晚餐后,在于跃优雅地擦完嘴后,重头戏似乎终于
要开始了。

  「希望这顿晚餐还合程小姐胃口。」站起身,于跃看向程清茗,顿了顿,说
道:「一会请到二楼左数第四个房间来,您一定期待很久了吧?」瞳孔一缩,程
清茗垂下眼睑以掩饰情绪,回答道:「好的,不会让您久等的。」

  别墅二楼左边衹有四个房间,第四个在最裏面。漆黑的门掩盖了罪恶,但裏
面渗透出的气息仍令程清茗身体微微发寒。

  门没锁,打开向裏看,房间内没有开灯,漆黑一片。

  程清茗咬了咬下唇,走了进去。脚刚迈进去,灯就开了。于跃的声音同时出
现:「恭候多时了,程小姐。」

  程清茗心叫不好,身后突然传出密集的脚步声,不来及反应,已经被狠狠钳
住手脚。

  「来了就要有所觉悟嘛,别反抗,哦,不,反抗吧,正好给我增加些乐趣,
让着平淡的生活更加饱满。」于跃咧开嘴,看着眼前扭动身体不断挣扎的女人,
道:「欢迎来到,天堂。」